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金钥匙论坛马会168 >
复旦教授谈中美关系:不必太悲观 合作空间仍很大
【发布时间:2019-10-10】 【作者:admin】

  “只有潮水退了才知道谁在裸泳”,一张榜单尽显中国经济的“大事”与“大势”! “2018十大经济年度人物评选”火热进行中!【点击投票】Pick你心目中的商业领袖

  2019年1月1日是中美建交四十周年纪念日。孔子曰,四十而不惑。然而在迎来中美建交40周年之际,我们面临的最大困惑就是中美关系向何处去:中美两国会开始新冷战,亦或走向全面或部分脱钩吗?

  2018年以来,特朗普政府视中国为“竞争者”“对手”和“修正主义国家”,推动美国对华政策作出一系列重大调整,其对华政策的特点可以概括为“一个中心、三个基本点”。

  一个中心就是全面开展对华竞争。政治上,既要阻止中国挑战美国主导的国际和地区秩序,又要提防中国对美国社会的“渗透”。经济上,既要解决贸易不平衡问题和中国市场开放问题,又要阻止中国在科技领域的快速进步,还要改变中国的产业政策。安全上,既要应对中国军事力量的上升,又要抑制中国在地缘战略上的拓展。

  三个基本点分别是脱钩、限制和施压。首先是脱钩。为防止美国的高科技优势流向中国,要推动中美在技术上脱钩,为此要采取一系列措施,如迫使中国改变对外资的相关政策,限制中国对美投资,禁止中国学生学者赴美学习敏感技术专业和在美从事科研活动等。为减少美国国防工业对华依赖所带来的风险,推动中美在产业链上部分脱钩,让美国国防承包商将其在华生产基地迁出中国。

  其次是限制。随着美国对华政策基调从接触向竞争转换,美国将对中国施加越来越多的限制,或者为了防范所谓中国的政治渗透而限制中国媒体、文化机构(孔子学院、基金会)在美国的活动,或者为了报复中国的相关政策措施而限制中国公民获得美国签证、限制中国外交官在美行动等。

  第三是施压。针对所谓中国企业或个人侵犯美国知识产权、从事网络商业间谍活动、违反美国相关政策(如对伊朗、朝鲜的制裁令)的行为,或采取司法行动,或进行制裁。此外,在台湾、南海问题上,也显著加大了对华施压的力度。

  除了政策上的调整,特朗普团队的行事风格也是影响当下中美关系的重要因素。特朗普注重短期收益,缺乏长远眼光和大局观,偏好非常规的思维逻辑和极端行为方式。团队内在对华问题上分成五派:

  一是贸易保护主义者,关心的主要是对华贸易逆差;二是战略保护主义者,关心的主要是防止中国获得美国的高技术;三是华尔街派,关心的是进入中国的金融市场;四是国家安全,关心的是开展与中国的战略竞争并试图遏制中国;五是国家安全稳健派,一方面在中国军事现代化、南海、台湾问题上对华施压,同时又避免引起严重冲突,危及双边关系的稳定。

  各派之间既竞争又合作,而特朗普一方面缺乏对政策过程的全面掌控能力,另一方面也希望利用各派相互牵制,并根据自己的政治需要决定取舍,由此导致其政策的混乱和相互矛盾。

  在此背景下,当前中美关系出现了空前严峻的形势。首先是中美结构性矛盾突出。这里既有力量对比的矛盾,即美国要保持老大地位,防止被中国赶上和超越,又有利益分配的矛盾,即美方认为中国在现有国际经济体系中获得了巨大好处,这对美国不公平,还有政治经济体制的矛盾、意识形态和价值观的矛盾。

  其次是两国关系模式转型。中美关系从合作与竞争并存模式转换到竞争主导型模式。奥巴马时期两国关系中的合作、竞争都在上升,现在则是合作面在缩小、合作的动力在下降,而竞争领域扩大、竞争力度大幅上升。

  第三是双边关系缩水。今年以来,随着贸易战硝烟弥漫,中美外交互动、经贸往来、人文交流都呈下降趋势。特朗普执政后双方启动的四大对话机制今年仅举行了外交与安全对话,全面经济对话、执法与网络安全对话、社会和人文对话三个机制停摆,其他许多双边磋商机制也无法运作。由于美方加大政策限制,中国对美投资大幅下跌,降至2010年来的最低点。人文交流美方在踩刹车,甚至开倒车,一些与中方的合作项目被终止,美国的高等教育机构正在有选择地对中国学生、学者关上大门。长期以来,经贸关系和人文交流被认为是两国关系的重要基础,虽然两国政治关系起起伏伏,但经贸和人文纽带仍在不断扩展,而当下特朗普政府的政策正在严重削弱这两大支柱。

  由于中方对美方发起贸易战采取了坚决斗争的立场,以及美国国内形势的变化,美方在12月初举行的中美领导人会晤中同意贸易战暂时休兵,并致力于在此后的90天内与中方谈判达成解决经贸纠纷的谅解。然而,即使中美贸易战能够告一段落,美国也不会放弃在科技及相关领域的对华限制,在台湾、南海等问题上势将继续对华挑衅,晚上做梦梦到一只大狗我抚摸它抱它在涉疆、涉藏问题上也会不断给我们制造麻烦,2019年对中美关系来说仍将是形势严峻的一年。在中美关系的重要转型期,摩擦、颠簸和冲突越来越成为常态,有效的风险和危机管控对双方都是紧迫的挑战。

  从长远看,或许我们对中美关系不必太悲观。说到底,中美关系的未来取决于两国合作空间有多大,共同利益有多少。从双边层面看,两国经贸合作的空间仍然很大,尽管眼下有严重的贸易摩擦,但实际上两国谁都离不开谁,中美经济关系不可能真正脱钩。从地区层面来看,亚太地区的经济发展和稳定离不开中美协调。从全球层面来看,两国也可以在气候变化、网络安全等许多全球治理问题上进行合作。例如,尽管特朗普政府决定退出《巴黎协定》,但从长远来讲,美国还是会回归这个多边合作框架,解决气候变化问题离不开中美的合作。虽然当下美国共和、民主两党在对华强硬方面似有共识,但目前的对华政策带有鲜明的特朗普烙印。未来美国国内政治经济形势的变化势必会带来对华政策的调整。

  未来四十年,中美关系会真正体现为两个世界大国之间的关系。随着力量对比的变化和互动的演进,两国间的合作会有新模式,竞争会有新规则。虽然在中美关系的转型期,两国不可避免会出现分歧、摩擦、甚至局部对抗,但相信两国拥有足够的智慧和理性来避免冷战重演,双边关系会经历某种再平衡。经过摸索和调整,未来的中美关系应该是一个更加平等和平衡的关系,兼顾竞争与合作。中美关系的新形态既反映两国力量对比的变化,也体现出两国在处理双边关系中总结出的新经验和新的行为方式。(作者是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白姐图库| 蝴蝶高手论坛| 福临门高手坛| 白姐| 4887香港马会开奖直播| 香港金多宝| 高手论坛44302| 2018新老藏宝图| 香港中特网| 大红鹰心水论坛| 金光佛论坛| 水果奶奶高手坛| 香港特码| 白姐图库| 抓码王鬼码诗|